導航:首頁 > 行業研報 > 李稻葵科技股票

李稻葵科技股票

發布時間:2022-07-03 05:03:21

『壹』 李稻葵2021年股市會大牛市嗎

所謂專家的話聽聽就好了,千萬別當真,誰也不是神仙,不是有句話嗎,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是不是大牛市看完今年再說,牛市會有跡可循的。。。

『貳』 CDR頭部券商有哪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幾家中字頭券商處了解到,監管層近期已在同市場機構一起研究以CDR制度承接BATJ等優質海外上市中概股回歸國內資本市場的可能性。

全國兩會期間,資本市場支持新經濟和獨角獸企業上市的新聞以及監管層的表態不絕於耳,其中包括了將此前優質赴海外上市的新經濟龍頭公司迎回國內市場。

3月5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幾家中字頭券商處了解到,監管層近期已在同市場機構一起研究以CDR[中國存托憑證,在境外(包括中國香港)上市公司將部分已發行上市的股票託管在當地保管銀行,由中國境內的存托銀行發行、在境內A股市場上市、以人民幣交易結算、供國內投資者買賣的投資憑證,從而實現股票的異地買賣]制度承接BATJ等優質海外上市中概股回歸國內資本市場的可能性。

此前的2月28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360」)在上交所召開重組更名暨上市儀式,正式完成登陸A股的借殼之旅,這也被市場認為正式打破了2016年之後中概股回歸A股的僵局。

「海外上市的公司如果私有化退市再回國內重組或上市,無疑是不現實的,彼時360的體量已經很大了,而BATJ這些企業私有化的難度和耗費資金遠在360之上,因此目前對於龍頭中概股而言,已經不是VIE架構的問題,而是如何在成本最小的情況下完成回歸國內資本市場。」一位中信證券投行部的人士3月5日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交流時講道。

在這一背景下,監管層醞釀超過10年以上時間的CDR再次啟動。

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李稻葵在兩會期間接受采訪時也坦言:「吸引創新型企業回A股上市時,需要改變監管規則,目前通過發行CDR更符合實際。」

重啟論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CDR制度目前仍在研究論證階段中。

「CDR的推出除了要考慮市場情況外,各部門的配合協調也十分關鍵,這並不是證監會一個部門就能單獨完成的制度,包括央行、銀監會等多部門都將參與其中。我認為,CDR要推出也要等到兩會之後機構改革等事項確認之後,如果金融監管協調能夠更進一步的話,CDR的推出或許會更快。」前述中信證券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事實上,CDR對於國內資本市場來說並不陌生,這項一直在研究中的制度已跨越了超過15個年頭,其中早期國際版的方案中便有CDR的身影。

最近一次有關CDR的討論,則來自於2016年6月21日央行發布的《中國人民銀行2015年報》,在該文件中,央行提出了考慮推出可轉換股票存托憑證(CDR)的可能性。但時至今日,因為市場成熟度、波動性等因素的影響,CDR始終只是一項理論制度。

與此同時,CDR的反向產品也一直在推進當中,這便是D股。所謂的D股即注冊在境內的股份有限公司在德國法蘭克福發行上市股票,其發行需經過中國和德國監管機構的審核和批准,上市和交易均採用德國股票市場的相關規則。

「也就是說D股是CDR在法蘭克福交易所的類似產品,針對境內A股藍籌上市公司,尤其是製造業及具有明確國際化戰略的企業,而D股的研究推進對於CDR的研究論證工作也有良好的推動作用。」一位上交所相關人士表示。

三大挑戰

不過,CDR制度的推出仍有三大難點:人民幣目前無法自由兌換,監管分割以及管轄區法律適用問題。

首先是人民幣目前尚無法自由兌換的問題。

「ADR(美國存托憑證運行)基礎是ADR和基礎股票可以隨時互換互通。任何一個投資者在任何時候把ADR交付存托銀行,就可以按ADR轉換比率換得基礎股票,反之亦然。然而,目前我國資本市場是封閉的,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不可自由兌換,這使得CDR將不與基礎股票互通。這種情況下,海外證券市場和滬深證券市場是相互分割的,同種股票在境內外有可能形成同股不同價的混亂局面。這種局面很容易使得中國存托憑證成為投機炒作的工具。」一位段和段律師事務所從事境外上市的律師3月5日接受采訪時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對此,3月5日,北京地區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監管層的強力背書和推動,具體而言需設計一種機制,使境內資金能夠在法律強力監管的前提下,可以向境外流出。而法律方面也應當部分禁止CDR的自由雙向轉換。在時機成熟時,實現基礎股票與存托憑證的完全轉換,或設計出一種既能實現監管目的又能實現基礎股票與存托憑證自由轉換的可行的制度。」

其次是監管分割的問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即使CDR制度順利推出,BATJ等龍頭中概股回歸採用的也是兩地上市流通的形式,因此異地監管,監管分割是監管層必須面對的問題。

「由於CDR是二級市場,一級市場仍在境外,這就造成CDR機制下被監管主體在境外而相關上市企業的業務在內地的分割局面。對於CDR 這種金融衍生工具,我們也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和監管經驗。這對我國CDR的監管提出了挑戰。」前述律師講道。

而異地監管或監管分割又引發了第三項問題,即管轄區法律適用的問題。

「由於基礎股票在香港及外國市場流通,而CDR 在內地市場發行和交易,我國與其它國家在證券法律上的規定又有所不同,這就不可避免地會造成我國與它國的司法管轄權沖突及相應的法律適用問題。根據傳統的管轄理論,存托憑證中的合同糾紛仍然適用協議管轄優先的原則,如果沒有成熟的安排,CDR很有可能會出現執法和監管的真空。」前述律師表示。

因此,就目前來看,CDR推出面臨的幾項問題解決起來都有一定難度,不過亦存有變通的空間。

「這次CDR能否推出,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監管層的決心。從美國的經驗來看,該制度的推出不僅可以迎回中概股,未來其他國家的上市公司也可以在國內資本市場發行流通的股份。」3月5日,華泰證券滬上地區的一位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叄』 1990-2008中國股市年平均回報率

沒有任何官方和地方(包括網路)公布這一數據,如果以1990年的開盤指數96點開始,到2008年的收盤指數1820點計算,1990年-2008年,上證指數共上漲了(1820 - 96=)1724點。
2012年11月19日媒體報道,清華大學金融系主任李稻葵出席18日的金融街論壇時表示,證券市場實在對不起老百姓,尤其是股市,非常慚愧。過去20多年中國股票市場平均的毛回報率,還沒算通貨膨脹是不到2%。過去20年中國的通脹平均4%以上,過去20年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剔除是通脹因素接近10%,過去10年是10.4%,GDP增長速度剔除通貨膨脹。可是股市才2%都不到,實在是對不起老百姓。

『肆』 李稻葵的任職經歷

1985年至1986年為美國哈佛大學國際發展研究所(HⅡD)訪問學者。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國安娜堡密西根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1999年至2004年受聘為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2010年3月30日下午,央行召開2010年第一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會議,李稻葵和周其仁、夏斌三位成為新的央行貨幣政策委員。
2011年9月掛職任中關村科技園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掛職至2012年12月)。

『伍』 今天:李稻葵改口,股市暴跌,出了什麼大事

啊!不會吧,今天未見李稻葵說什麼,一個教授即使說什麼也不會導致股市暴跌吧?!何況今天又屬於假日吧,股市也沒有開市吧,何來的暴跌呢?!不會是你自己出事了吧,反正國家政治經濟穩定,沒出任何什麼大事,只要你自己不自尋煩惱、自欺欺人就好了。

『陸』 缺錢的不只造車新勢力,傳統車企融資也瘋狂 | 汽車產經

如果我們將時間線繼續往前推,在2020年時,吉利、東風、長安等,也都曾相繼發布公告表示,以配發新股甚至重回A股的形式募集資金。並且其融資規模也前所未有。

例如,比亞迪此次近300億港元的融資,是近十年來亞洲汽車行業最大的股票融資項目。而此前東風集團重回A股,計劃發行不超過9.57億股,擬募資210億元人民幣。按此金額,這次募資也將成為創業板史上最大IPO項目。

2

熱錢洶涌,正是融資好時刻

傳統車企近來頻頻大規模融資,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是為了滿足「新四化」轉型的資金需求。

從比亞迪、長城、北汽藍谷等企業發布的公告來看,其募集的資金絕大部分被用在了新車型、新技術的研發之上。

此前,據麥肯錫估算,一家主機廠若想在「新四化」各個方面取得明顯成就,大約需要在10年內投入約500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每年在新四化領域投入500億元。而這樣的投入,在全球汽車市場銷量、營收、利潤普遍呈下滑趨勢的現階段,對於所有企業來說,僅靠自身的現有資金都難以完成轉型。

對此,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新能源汽車創業投資子基金總裁方建華更是坦言,「智能電動汽車是一個技術密集型、人才密集型,更是一個資金密集型的產業。想要短期內通過自己的銷售實現現金流不太可能,只有通過融資才能實現現金流」。

而除了切實的轉型需求之外,傳統車企們選擇在此時擴大融資規模,或許與當下資本市場對新能源板塊的高估值也不無關系。

2020年,此前一度跌入谷底的特斯拉和蔚來,一年時間市值漲幅分別超820%和1310%。同時在這一年,造車新勢力中哪怕是許久未傳出融資消息,在被淘汰邊緣掙扎的拜騰,在二三線徘徊的合眾、天際、哪吒、零跑等,也都等來了資金支持,甚至開始謀求下一步的IPO上市。

關於這一輪資本市場的新能源熱潮,在此前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年度論壇上,漢德工業促進資本主席蔡洪平曾表示,凡是有新興產業和新興技術發展初期,都一定會有估值泡沫。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估值也一定會恢復正常。而對於參與其中的企業來說,就應該趁著泡沫「好時代」多融資,把基礎夯實。

不過,盡管疫情之下,很多國家為恢復經濟活力開啟了「印鈔模式」,製造了大量的資金不斷湧入資本市場和各種固定資產,但總體而言,市場上資金有限,對於車企而言誰先融到錢,無疑就占據了先發優勢。

而此前,清華大學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曾公開表示,到2021年7月,隨著國外疫情好轉,資本市場的本輪盛宴或許就將結束。因此,對於當下的車企而言,加快融資步伐,更成了當務之急。

『柒』 成為股市高手要讀多少書

不在於你讀多少書,而在於你會不會用比較法則選股,用正確的技術分析和籌碼分析針對不同主力類型計算合理買賣點。然後有適合的止盈止損策略,嚴格按照紀律執行操作。
書上教的和網路搜來的炒股資料實際在炒股中能使用的不到15%.舉個實際例子給你看。
比如k線組合中的陽線吞噬,也就是常說的陽包陰。你無論哪本書,或者是網上搜的資料,都是告訴你出現後看多看漲對不對?
大盤4月11是陽包陰,8月7日也是,但是大盤之後怎麼走的?

『捌』 李稻葵股市2021年會有大牛市嗎

李稻葵,古詩2001預測2021年會有大牛市出現,但這次是一個預測,還需要觀察國家經濟的一個大趨勢

『玖』 李稻葵談中產階級,什麼是中產階級呢

在網路上,中產階級的定義是:指人們低層次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得到滿足,且中等層次的「感情需求和尊重需求」也得到了較好滿足,但不到追求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求」的階級(或階層),而且由於家庭是社會的細胞,且大部分人的財富是以家庭為單元擁有的,所以中產階級主要由「中產家庭」組成。

然後,要有固定資產。除了個人財務資產超過100萬之外,還要有固定資產,比如車、房等固定資產;

最後,高級的教育背景。中產階級要收多一定教育,在知識方面有著一定的儲備,最起碼上過大學。

事實上,根據外國專家的預測,當前的中國中產階級人數達到了100萬人,其實,這位外國專家還是有些保守,其實現在中國中產階級的人數肯定不止一百萬。事實上,在一些發達國家,中產階級的人數已經佔了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中國距這一數字顯然差了不少,事實上,2020年中國總人口已經達到14.5億人,再過十年左右的時間,中國中產階級的人數將佔到百分之四十八以上。隨著中國中產階級人數的增多,中國的市場將進一步擴大。

『拾』 萬科獨董華生談為什麼不支持大股東意見 上

萬科寶能之戰:掀起資本市場三大焦慮
新華社於今日再發表文章評論「萬科戰爭」,直指中國資本市場的三重焦慮。焦慮一:規則與情理誰更優?焦慮二:誰來維護「少數」的權益?焦慮三:實體與虛擬誰主沉浮?
王石近日在接受「新華視點」記者專訪時說,從寶能系的路徑來看,已經逐漸脫離了實體,成為資本運營者,「這讓萬科管理層感到緊張。」
昨日新華社就曾經喊話萬科之爭,資本市場不能有「任性」的火葯。
相互理解是最大的智慧。「寶能系」、華潤集團、王石團隊、中小股東應該攜起手來,剋制不必要的任性,相互理解與妥協,在大股東利益、中小股東利益和公眾利益之間尋求到一個最大公約數。無論是寶萬之爭,還是資本市場的其他爭奪、爭斗,想要企業健康發展、創造效益,必須告別「任性」的火葯。
新華社原文如下:
萬科股權戰正在演變成為一場關於資本市場的「全民論戰」。各方意見、觀點激烈交鋒。國務院國資委有關人士表示,「只要有利於深圳的發展,有利於企業的發展,我們國資委就支持。」
一場合法收購引發輿論激戰,其背後是潛藏在中國資本市場之中的三重焦慮。
焦慮一:規則與情理誰更優?
近日,華潤、寶能系先後表示將在萬科重組預案中投反對票,寶能系更稱要罷免王石、郁亮等萬科管理層。「一石激起千層浪」,學界、企業界、法律界專家紛紛發聲。眾聲喧嘩中大致可以看到兩個派別。
「規則派」說,寶能系從二級市場上收購萬科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後就公司問題發表自己意見是正常的市場權利,應尊重資本「否決重組」「罷免王石」的意志與權利。
「既然公司主要經營者在此之前沒有籌到足夠的資金來購買足夠的股票,就要接受資本市場的游戲規則。」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說。很多專家認為,王石走後,股票不管是升還是降,都是規則,必須接受。萬科寶能之戰:掀起資本市場三大焦慮#e#
「情理派」說,王石等萬科公司管理層塑造了萬科文化,是萬科30多年來成長為市值過千億元大型企業的奠基人、領路人,並一直給股東帶來良好的回報,「一鍋端」明顯有粗暴之嫌。
統計數據顯示,萬科從2000年營業收入不到40億元,至2015年營業收入近2000億元,在15年的時間里增長約50倍。
事實上,在廣義資本市場中,規則與情理的沖突一直在上演。一些長期績差公司退市符合情理,但由於相關制度建設不完善成為股市「不死鳥」,飽受各方詬病;不少金融創新有利於解決融資難、融資貴,但在實踐中又處於「違規」或「無規」的尷尬。
「玩游戲就得尊重規則。」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說,「但我們是否可以思考,通過合理的行事方式,讓規則與情理之間達成某種程度的和解。或者從更深層次看,是否可以通過規則的優化,讓規則之中融入更多情理要素,比如研究創設AB股、同股不同投票權等制度。」
焦慮二:誰來維護「少數」的權益?
萬科股權戰其實也是一場大股東、小股東之間的利益紛爭:寶能系要求罷免萬科全部七名董事、三名獨董及兩名監事;華潤發布聲明稱,「高度關注萬科存在的內部人控制等公司治理問題」;股東大會上,董事會、監事會報告被否。來源:http://www.soobbs.com/gupiao/jiaoyinan/50978.html
數據顯示,在目前萬科的股權架構中,寶能系、華潤共計持有近40%股份。如無意外,一旦舉行股東大會,王石代表的萬科管理層極有可能「兵敗滑鐵盧」。
此事引發萬科極大震盪,被看作是大股東的「任性」。不少人認為,萬科管理團隊表現優秀,要罷免王石也許可以,全部掃地出門明顯沒有顧及公司發展,會給企業經營造成很大影響,從而損害小股東的利益。
27日舉行的萬科股東大會現場,不少小股東手舉標語,抓住一切機會表達自己的聲音。「我們不是想出風頭,只是要一個說話的機會。」一位小股東對記者表示,「但實際上多數時候我們只能祈禱矛盾不要激化,公司能夠順利經營。」
在這場「戰爭」中,大股東顯示出強大的力量。萬科小股東、榕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翟敬勇表示,萬科合夥人持股平台盈安合夥持有萬科 4.14%的股份,盡管他們的意見也無法代表其餘中小股東,但在這輪股權戰中,佔有較大話語權的管理層股東尚無制約大股東的有效手段,更遑論其他更小的股東。
在中國乃至世界資本市場,大股東、小股東之間的利益紛爭一直不絕於縷。比如,資本市場發展史上,上市公司的分紅問題曾經引發高度關注。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說,大股東說為了公司的發展捂緊錢袋,幾年甚至七八年不分紅,按現有規則,盡管也有法律救濟,但如投票表決,小股東事實上是沒有辦法的。
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主任合夥人張遠忠說,萬科股權戰再度提醒我們留意資本市場的小股東權益保護問題。「必須通過高度智慧的制度創新,在公司治理 上『迫使』董事會真正代表全體股東利益。」張遠忠認為,在資本戰場中,應該劃定大股東權力的邊界,既保護多數的權利,又能保護中小散戶的聲音不被徹底淹沒。

閱讀全文

與李稻葵科技股票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股票評價的指標是什麼意思 瀏覽:435
資源etf股票價格 瀏覽:230
商業銀行股票大跌會怎麼樣 瀏覽:196
短線股票k線教學視頻 瀏覽:64
st銀廣夏股票價格 瀏覽:320
股票圖中添加走勢坐標 瀏覽:851
股票怎樣在證券公司配資 瀏覽:350
工行銀行股票10年 瀏覽:709
康普國際股票走勢分析預測 瀏覽:522
同一隻股票一天只能賣一次嗎 瀏覽:175
為什麼有人買中國石油股票 瀏覽:9
股票k線出十字 瀏覽:337
st股票拋了最終價顯示 瀏覽:845
股票賺錢開心圖片 瀏覽:159
水災會影響哪些股票 瀏覽:718
長城科技公司股票 瀏覽:890
股票資金流入和流出一樣多是什麼意思 瀏覽:300
股票摘st能有幾個漲停 瀏覽:709
民生銀行股票號 瀏覽:708
主力強力控盤的股票 瀏覽: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