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首頁 > 主力排名 > 三隻松鼠內部員工股票

三隻松鼠內部員工股票

發布時間:2023-03-21 09:26:01

Ⅰ 三隻松鼠股票可以長期持有嗎

個人認為,這種食品消費行業的慎塵公司,長期簡散持有的話,風險相對低一些。
可以看看機構最近的調研報告攔孝氏。
2020年10月,有三家機構做過調研,元旦後,有一家。

Ⅱ 三隻松鼠股票代碼是

三隻松鼠股票代碼:300783。
三隻松鼠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公司總部在安徽蕪湖,是中國第一家定位於純互聯網食品品牌的企業,也是當前中國銷售規模最大的食品電商企業,其主營業務覆蓋了堅果、肉脯、果乾、膨化等全品類休閑零食。12月3日,三隻松鼠宣布,2019年其全年銷售額突破百億,成為零食行業首家邁過百億門檻的企業。
本條內容來源於:中國法律出版社《法律生活常識全知道系列叢書》

Ⅲ 三隻松鼠是集權還是分權

三隻松鼠的股權架構。

「三隻松鼠」是一家以堅果為主營業務的電商,創業五年就突破50億元的銷售額。據公司官網: 「三隻松鼠股份有限公司位於安徽省蕪湖市,2012年注冊成立,是一家以堅果、乾果、茶葉、休閑零食等食品的研發、分裝及銷售的為主的產業鏈平台型企業,圍繞「讓天下主人爽起來」的使命,業務范圍已擴展至動漫、影視等領域。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大潮下,三隻松鼠從五個人的創業團隊,僅用五年的時間就成為一家年銷售額超過50億元的企業。截至目前,三隻松鼠擁有員工3200多人,平均年齡24.5歲。」

2012年創業,幾年來每年業績翻倍,2014至2017年分別實現營收9億、20億、44億及將近70億元,占據了全國堅果市場23%份額,零食市場10%份額,是今年1111電商日僅半小時成交額就破億的 30 個品牌中唯一的零食品牌。公司2015年就扭虧為盈獲凈利897萬元,2016年2.4億元,2017 上半年 2.41億元。

但公司也非一帆風順,據章燎原稱,2017是他創業以來最不舒服的一年,8 月份媒體報道其一款產品黴菌超標,9月份增長停滯,雙 11增長勢頭第一次平了,公司發展面臨挑戰,過去一年,三隻松鼠內部經歷了產品推倒重來、組織結構轉型、價值觀升級及商業模式調整,有關章燎原帶領團隊進行的逆轉之戰,可參考 峰瑞資本的專文:「對話章燎原:三隻松鼠的逆轉之戰」 ( 2018年11月)。

據報導,三隻松鼠獲IDG、今日資本及李豐等累計融資4.7億人民幣,估值高達40億元,為估值最高的單一品類電商品牌。另其官網也透露了融資情況:

2012年4月,獲得美國IDG資本150萬美元的天使投資,有了第一筆創業資金
2013年5月,再次獲今日資本、IDG資本617萬美元B輪投資,市值超過2.5億元
2014年3月,IDG資本、今日資本追加1億元人民幣C輪投資,市值超過10億人民幣
2015年9月,三隻松鼠獲峰瑞資本3億人民幣D輪投資,市值超過40億人民幣

三隻松鼠於2017年3月29日向證監會申請創業板上市,10月20日以「更換簽字律師」為由主動提出中止審查,隨即在10天碰腔後恢復,並於10月27日更新了招股說明書申報稿(證監會網站10月31日公布),證監會針對第一版申報稿初步審核後於10月31日要求「反饋意見」(共65條)。

上圖是證監會12月12日發布公告稱,鑒於三隻松鼠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決定取消對該公司的審核(原來排定在12月13日上會)。

招股說明書及反饋意見等都是公開資料。三隻松鼠是一個不錯的案例,可以針對創始人股權、公司融資(增資)、外資入股、高管期權、與VC對賭等,作一些學術探討。

上兩圖截自三隻松鼠的招股說明書(申報稿,2017年10月27日更新),八個直接股東可以歸納為五個群體:

創業者章燎原44.52%及燎原投資 1.86%,蔽耐章燎原合計46.38%
IDG (Nice Growth 及 Gao Zheng兩個境外有限合夥基金) 27.66%
今日資本(LT Growth 境外有限合夥基金)18.64%
李豐的基金5.36%。自友投資是GP,自友松鼠是LP基金。
松果投資中心1.96%
也可以再整合成三個群體:

IDG及今日資本,兩家境外基金投資者,合計46.3%。他們兩家VC投資時與公司及創業者簽有IPO的對賭協議。
李豐的基金5.36%,境內基金的投資者,但沒簽對賭協議。
燎原投資基本上是章燎原的(他擁有99%,他太太樊靜1%),佔三隻松鼠1.86%;而松果投資中心則是一個高管期權的持股平台,佔1.96%,章燎原為普通合夥人,執行合夥事務,掌握了持股平台的控制權,因此,章燎原透過直接44.52%及兩個持股平台(燎原投資1.86% + 松果投資中心1.96%),控制著48.34%。

在三隻松鼠的投資者中,值得探討的是李豐的角色。李豐於2008年加入IDG資本,成為IDG歷史上最年輕的合夥人,也引領IDG主導投資了宜信、Bilibili、豬八戒等一系列宏吵春優秀創業公司,三隻松鼠2012年2月成立後,兩個月時間內李豐就主導了IDG的150萬美元投資,此後的後續融資都有李豐的影子,IDG繼續跟進2013的B輪及2014的C輪,李豐並擔任公司董事,到了2015年9月的D輪,李豐剛離開IDG,成立了峰瑞資本,他再以自己的基金投資。 這也印證了「創業項目跟著投資人走」的說法,三隻松鼠是IDG的Portfolio,但更是李豐的項目。

峰瑞資本投資三隻松鼠,是一個投資者與創業者的美麗循環。 在2012年2月章燎原創業時,李豐主導的IDG資本很快速的提供了關鍵的天使發展資金,到2015年中,李豐離開IDG自己創業時,章燎原投桃報李提供了一個優質項目給李豐投資(新GP團隊的第一代基金的募資,急切需要High Profile的好項目展示給LP)。一個流傳較廣的說法:峰瑞資本成立第5天,李豐給章燎原打了電話「我出來創業了,新成立一個基金,我給你投點錢吧。」 另也傳言在2015年9月16日的融資發布會上,章燎原半開玩笑地表示「這筆投資我本來不想要的,但是我要支持李豐創業嘛。」

但在招股說明書上,並未出現「峰瑞基金」的名字。 李豐在創辦峰瑞的初期,募集了美元以及人民幣的主基金,也另募了三個專項基金,其中一個「自友松鼠」基金投資到三隻松鼠。專項基金一般都是先有項目,才去募資,這個以「松鼠」為名的基金就是專門為了投資三隻松鼠而募集的。如上表顯示,重要的LP包括:自友投資(擔任GP)占基金份額1.0047%、上海歌斐鴻本投資29.5508%、宋曉平59.9882%及韓靜5.9102%等總共7家。

2015年7月,自友投資(作為GP)先以買老股的方式,以20M(2千萬元人民幣)作價,從章燎原處取得0.57%的股權(後經稀釋到招股書的0.53%),兩個月後(等基金募集完成)自友松鼠有限合夥基金投資了166M,取得4.93%的股權(後經稀釋到招股書的4.83%),因此當時公司的估值為3367M人民幣,此李豐的基金(GP及LP)總共投資186M取得5.5%股權,此與新聞發布會提到的投資3億元,估值40億元,有一點差距。但觀之中國普遍的投資及估值浮報濫報的現象(以美金充人民幣、多加一個零……),我認為三隻松鼠「歸納整數」的公關宣傳,還是可以接受的。

三隻松鼠成立時是一家內資公司(創業者章燎原100%擁有),注冊資本一百萬元人民幣,2012年 4月因接受境外美金基金IDG資本150萬美元的投資而改制為中外合資企業,注冊資本增加至 1,298,701元,IDG的Nice Growth Limited 以 750,094美元的價格認購新增的 298,701元注冊資本(溢價部分計入資本公積金)。再經後續募資,公司外資股東有三家:Nice Growth及Gao Zheng(兩家是IDG的基金)以及 LT Growth(今日資本的基金),外資持股合計46.3%。

外資入股,一般都依慣例在香港設立SPV(特殊目的公司),再投入內地。以今日資本的投資為例,它則有三層的安排(如上面的第一圖):

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 是一家香港公司,在2013年5月及2014年3月兩次投資三隻松鼠,持有 18.64%股權。
上述香港公司,則由注冊在BVI 的 LT Growth Investment IX Limited (BVI)所全資擁有。
而上述BVI 公司,則由注冊在開曼群島的Capital Today China Growth Fund II, LP所全資擁有。
最高一層的開曼公司(Capital Today China Growth Fund II, LP),就是我們所熟悉的由徐新管理的今日資本的有限合夥基金,該基金有57家的有限合夥人LP,上面第二圖僅截圖前面的8家。 在公司上市時,一般對公司的股東都需要作「穿透」申報,有限合夥基金是特例,一般不再要求繼續「穿透」,要不然會再從目前的三層繼續到第四或第五層(如Axiom Asia及Asia Alternatives等都是FoF母基金,其後面還有極為復雜、甚至多層的LP投資者),但若是一般的公司股東,則需「穿透」至自然人為止。

IDG的Nice Growth Limited也是類似的三層架構安排,它是一家香港的有限公司,擁有三隻松鼠22.96%股權,其上層的公司是在BVI 的Sunny Rosy Limited有限公司,而Sunny Rosy則是由兩家IDG在美國特拉華州注冊的有限合夥基金(有HarbourVest、Hamilton Lane 等LP),以94%及6%的比例合資設立。

IDG的第二家基金Gao Cheng Capital Limited有三隻松鼠4.7%的股權,因未達5%,故未詳細披露「穿透」其上層的股東架構,但可以確定的,一定也是類似的三層架構或至少兩層的安排。 很多投資中國的海外基金,比較多的是用兩層的安排,即在開曼群島注冊的有限合夥基金透過一個香港的SPV,投資境內項目。

一家注冊在開曼的創投基金不直接作過境投資,而是透過在香港設立的SPV,主要是在某些特殊狀況下(譬如基金即將到期等),可以「賣掉」香港公司,達到實質上從境內項目退出的目的(當然這個間接退出,還是有698條款繳稅的問題),另以前或可享受香港CEPA下的預扣所得稅減半的優惠,但實務上因香港的SPV並非運營公司,這個設想已無可能。

(資料來源:2017年10月27日招股說明書申報稿)

在三隻松鼠的股東結構里,持有1.96%的「松果投資中心」是公司員工/高管的持股平台。 2016年12月18日,經公司第五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通過《關於公司實施員工股權激勵的議案》,由章燎原作為普通合夥人與激勵對象(作為有限合夥人)共同設立5個有限合夥企業(即松果一號、松果二號、松果三號、松果四號及松果五號),該5個有限合夥企業(作為有限合夥人)再與章燎原(作為普通合夥人)設立松果投資中心作為員工持股平台,通過該員工持股平台向公司增資的方式使激勵對象取得公司股份,合計1.96%。

三隻松鼠的員工持股平台有三個比較特殊的地方。第一,它是兩層有限合夥企業的設計。業界的通行作法是設立一個員工持股平台(一般是有限合夥企業),並讓員工持有該合夥企業的股權(份額),但三隻松鼠的員工並不在一級股東的「松果投資中心」里持股,而是在二級股東的松果一到五號裡面持股。

第二個特殊之處,是員工及高管的持股比率非常低。在松果投資中心,章燎原直接持有13.33%,而在松果一號到五號,章還間接持有41%到63.88%的股權,把直接及間接持有的股權作個加總,章持有松果投資中心的57.358%,佔1.96%裡面的1.12%,也就是說157個參與持股的員工(松果一到五號計162個員工,因章都擔任GP,故減5),僅占公司0.84%的股權。跟一般公司在上市前分階段授予共同創業者、高管及員工持股十幾甚至幾十%的股權相比,實天壤之別。

(資料來源:2017年10月27日招股說明書申報稿)

三隻松鼠員工持股平台的第三個特殊之處,是共同創業者及高管的持股偏低。2012年2月與章燎原一起創業的有四個夥伴,但公司股權一直是章一人控制,將近五年之後,到2016年底准備上市前,才作了員工持股平台,這些共同創業的夥伴及一路伴隨公司成長的高管才被授予期權。

跟其他互聯網創業團隊的高大上相比,三隻松鼠真的是「屌絲逆襲」, 「松鼠老爹」 章燎原的創始員工,有做廚師開過飯館的發小,有老東家的下屬,有剛畢業的小姑娘,還有在網上發帖吐槽的離職少年。在三隻松鼠內部有這樣一句調侃:「初創團隊的五個人就是比垃圾稍微好一點的」。

公司的元老及高管的期權都集中在「松果一號」,松果一號佔有松果投資中心33.33%股權(相較於主要為一般員工的松果二至五號僅各佔13.33%),其中「鼠小瘋」郭廣宇(公司董事,創始員工,持有松果一號 6%;松果一號持有松果投資中心 33.33%;松果投資中心持有三隻松鼠1.96%)間接持有三隻松鼠0.039%,「鼠政委」潘道偉(公司董事)間接占股 0.039%,魏本強(公司董事)0.039%,「鼠大瘋」胡厚志0.033%,鼠阿M明姍姍0.033%,吳斌(公司監事,創始員工)0.033%。

(資料來源:2017年10月27日招股說明書申報稿)

三隻松鼠於2017年3月29日向證監會申請創業板上市,並於10月27日更新了招股說明書申報稿,更新稿除了提交2017前半年的財報外,與第一版最大的不同在於解除了與投資方關於上市的相關承諾。第一版招股說明書中提及,在引進 Nice Growth、Gao Cheng及 LT Growth等三家外資投資人時,簽署的相關投資協議中存在隨售權、回購權、連帶並購權、優先清算權、反稀釋權及重大事項一票否決權等投資人特殊權利安排。招股書也提及2015年12月股改時,VC股東暫時中止對賭協議,但同時約定「如果公司在簽署終止協議後24個月內沒有實現合格上市,則特殊權利自動恢復效力」。從法律意義上講,如果到2017年12月17日公司還沒上市,VC投資人將能擁有這些特殊保護權利,並得隨時啟動行權。

10月27日的第二版招股書顯示,公司與各投資方簽訂的對賭協議已經解除,表明在2017年8月及9月間已與各投資方分別簽署了「優先權利終止協議」及「股東協議的終止協議」,各投資方並出具聲明:「本人/本單位與三隻松鼠股份有限公司及其股東之間不存在以書面或口頭形式達成的任何涉及或可能涉及的投資者投資回報承諾、公司經營業績承諾、與公司上市有關的相關承諾、補償條款、股份回購等協議或承諾。自本聲明出具之日起,無論是否與公司及其股東以書面或口頭形式達成有任何涉及或可能涉及的投資者投資回報承諾、公司經營業績承諾、與公司上市有關的相關承諾、補償條款、股份回購等事項的約定或承諾均予以廢止,並不就該等事項向公司及其股東追究違約責任。」

我認為,幾個投資方在去年10月間解除2015年12月17日簽訂的「兩年上市、否則恢復」協議,是一個合理的安排。這種「IPO對賭」的安排有三個考慮節點:提交上市申請材料並仍然有效、獲得審核通過及正式掛牌,而三隻松鼠2015年底簽的「附條件的終止協議」,系以「獲得審核通過」為觸發條件,但同時約定「若發行人的上市未獲審核通過,除非各方經協商確定繼續再次提交上市申請材料的,否則投資人將自動恢復其在投資文件項下享有的任何優先權利。」 因此在三隻松鼠已提交材料並在審核的階段,經各方友好協商,解除該協議,並據以提交新一版的招股書,將有利於公司的上市以及投資者的獲利退出。

以IDG、今日資本及峰瑞資本的專業及品牌,上述行之公文書的協議解除,將不會僅是表面的。但特殊權利放棄在先,公司能否上市還有變數,對投資人確是一個重大決策,但以三隻松鼠的運營、業績及上市可能性,投資人「賭」並促進公司上市,應該是比「賭」不上市而拿回那些特殊權利,將更有勝算。

上面是我在MBA課程上使用的投影片,探討對賭條款等股權控制的問題。 上述鼎輝-俏江南的案例,可作為「多米諾觸發」相關條款的討論,太子奶則是另一個精典案例,可探討外在環境的沖擊及影響。為擴張業務的需要,2006年12月,太子奶引進英聯、摩根士丹利及高盛的7300萬美元投資,同時由花旗、荷蘭等六家銀行,提供5億元的授信。 董事長李途純與投行簽署對賭協定:3年內,如果業績增長超過50%,將降低三大投行股權;否則,李途純將失去控股權。 但2008年11月,在四處籌款、引進戰略投資者未果的情況下,按照「對賭協議」,李途純將61.6%股權轉讓給三大投行。 更可悲的是,李途純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於2010年6月17日被刑拘,後被批捕。 這個案例的教訓:企業的經營,可能面臨不可控的環境因素(如本案的三聚氰胺和國際金融危機),此等不利因素,原本應由全體股東共同面對及承擔,但在對賭條款下,卻由創業者扛下全部責任,而投資方卻反而享受了此等環境不利因素的「紅利」。

對賭協議是把雙刃劍。 對賭條款可促成雙方快速達成投資協議,承諾對賭也可追求投資當時較高的公司估值,但某種程度上,也把本應「同舟共渡」的兩方股東,置於對立面,故簽訂對賭協議應考慮「除外條款」,以排除不可控、外在環境對企業運營造成的重大不利影響,還有「保底條款」,避免一刀切式的巨大風險,即使在最壞的狀況下,企業經營者還能保有最低股權或控股權。 在實務中,對賭協議的較高財務目標,也可能導致管理層被迫做出高風險的非理性決策,將不利企業的長期發展,可考慮在對賭的標的中,多一些非財務指標。

另外在法律效力上,中國的法院對於投資方與控股股東之間的對賭協議效力採取認可態度,法院認為該等協議有利於高效率促成交易,對企業的經營管理起到一定的良性引導,並對雙方交易具有一定的擔保功能,只要不存在損害公共利益,股東間的對賭協議有效;而對於投資方與目標公司之間對賭協議的效力,則採取否定態度,認為一旦觸發並導致目標公司向投資方履行賠償責任,會導致公司資本的抽逃並損害中小股東的利益。 與法院相比,仲裁機構對於投資人與公司之間對賭的態度更為開放、靈活。只要相關協議是在遵循平等自願、權益對等、公平合理、誠實信用等基本原則的基礎上簽訂的,對賭條款本身並不構成違法,進而認定其為有效。

在三隻松鼠的投資案例中,兩家外資VC(透過三個投資基金)的投資都有限期IPO的對賭條款,倒是內資的峰瑞資本沒有這個要求,這個內外資基金的投資條款的差異,並不反應業界的普遍狀況。 美國的創投基金的投資,極少有限期IPO或限期回購的對賭條款(可能在大型的並購案例中,有一些Earn Out 的設計),境外基金投資中國的境外項目也較少有這種條款,倒是在境內人民幣基金的投資,對賭是常態,不管VC還是PE,很少發現不附限期IPO或限期回購等的對賭條款。

Ⅳ 三隻松鼠股票代碼

三隻松鼠股票代碼 300783

Ⅳ 三隻松鼠股票買入一千元,掉百分之1.32,虧多少

連手續費共虧18元上下。

Ⅵ 2年蒸發270億,營收下滑、關店300家,三隻松鼠「瘦身」渡劫

撰文 / 張可心

編輯 / 楊潔

關店、縮減SKU、砍掉三個子品牌,正值壯年的三隻松鼠「跑不動」了。

近日,三隻松鼠公布了2021年年度以及2022年一季度財報。2021年,三隻松鼠營業收入自上一年跌破百億元後繼續下滑,微降0.24%至98億元。但公司的全年凈利潤提升36%,達到了4億元,是上市以來的最高值。

然而,根據財報,三隻松鼠在2021年第四季度開始出現虧損,期內虧損3100萬元。緊接著的2022年第一季度,盡管是包含春節在內的傳統銷售旺季,但公司營收還是同比下滑16%至31億元,凈利潤更是比上年同期腰斬,僅為1.6億元。

因此,三隻松鼠不錯的利潤表現並沒能給二級市場帶來信心。財報發布後的兩個交易日內,三隻松鼠股價連續下跌,合計跌幅為25.01%,兩天內市值蒸發了28億元。

業績重壓下,十歲的三隻松鼠到了不得不變的時候。從推進產品多元化到重新聚焦堅果產業,停止擴張線下門店,從電商品牌回歸傳統分銷路線,瞄準下沉市場,三隻松鼠原本向著「萬店」目標的一路狂奔,來了一腳「急剎車」。

但「網紅」三隻松鼠,能「嗑」得動「五環外」用戶嗎?


(圖/視覺中國)

三隻松鼠跌成「一隻松鼠」

三隻松鼠堪稱「慘淡」的成績單發布後,投資者劉明所在的投資群里瞬間「炸」了。「大家心情都很不好。有吵架的,有罵人的,群沒被封我都覺得不錯了。」他說。

去年10月,劉明以36.7元的價格買入三隻松鼠4.5萬股。但到今年2月,劉明說:「當時市場上傳言說公司四季度業績可能不好,再加上公司遲遲不發年度業績預告,我就覺得可能確實有問題。」2月底,劉明忍痛拋光了手上所有的三隻松鼠股票,持有了四個多月,他合計虧損了17萬元。但是他仍然覺得慶幸,「還好我跑得快。我拋的時候,公司股價差不多是33元,現在直接跌到了20元左右。」

截至4月29日收盤,三隻松鼠股價報22.16元,總市值為88.86億元,相較其兩年前巔峰期的360億元市值,已經蒸發了270億元。

「三隻松鼠跌得只剩『一隻』了。」劉明感慨地說。

三隻松鼠在2019年之前曾受到了「增收不增利」的詬病,但從2020年起,它卻走上了「增利不增收」的道路。2020年,三隻松鼠凈利潤3億元,同比增長26.21%;但營業收入為97.9億元,同比下降了3.72%。在2021年,它仍然未能扭轉這一趨勢。

三隻松鼠的營收下滑,明顯受到了線上紅利衰減的影響。

2021年,三隻松鼠的在線渠道依舊強勁,其來自第三方電商平台的收入在總營收中佔比為66%。但報告期內,其在兩大主流電商平台天貓系及京東系的營收分別下滑了22%和12%。

想當年,作為第一批網紅零食品牌,三隻松鼠曾吃盡流量紅利。三隻松鼠的創始人「松鼠老爹」章燎原曾在傳統堅果零食品牌詹氏食品工作過10年之久,在互聯網時代到來後,章燎原決定自主創業。2012年,三隻松鼠正式成立,而它成立後的定位就直接指向了「互聯網品牌」。

三隻松鼠成立4個月後在天貓平台正式上線。它憑借人格化的品牌策略,打造了「小酷、小賤、小美」三隻富含人格魅力的松鼠動漫形象,親昵地稱呼消費者為「主人」,將公司與消費者之間簡單的產品銷售關系,拓展為一種消費文化的闡述,從而獲得了不少年輕消費者的青睞。

登陸天貓平台的第一年,三隻松鼠便拿下了「雙11」零食特產類銷售額的第一名。此後三隻松鼠更是連續9年蟬聯了該品類銷量第一名的桂冠,期間曾創下半小時成交破億元的銷售奇跡,成為名副其實的零食品牌「超級網紅」。

三隻松鼠在電商平台所向披靡時,融資也拿到手軟。2012-2015年,公司完成4輪融資,融資總額合計超3億元。2019年7月,作為「電商零食第一股」,三隻松鼠登陸創業板後連收10個漲停板,同年公司營收破百億元,一時間風光無兩。

當時,章燎原稱,自己創業7年,每一個階段都在圍繞著線上的「流量」在拼速度和時間。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用戶的線上消費熱情再度被推高,三隻松鼠的股價也在2020年5月19日摸高至89.5元,市值達到360億元。

但實際上,在2018年「雙11」期間,三隻松鼠線上營收同比第一次持平,增長幾乎停滯。2019年,三隻松鼠的總營收超過了百億元,其中來自線上的營收佔比仍達到9成。但就在這一年,公司的凈利潤出現了下滑,同比下降了21.43%。市場普遍認為,隨著電商流量紅利消逝、在線獲客成本不斷增加,三隻松鼠的增長模式也逐漸摸到了天花板。

2020年,三隻松鼠天貓旗艦店全年的銷售收入同比下滑了28%。於是,在2021年,三隻松鼠並未公布平台旗艦店的銷售數據,改為公布「天貓系」及「京東系」全年營收,但仍舊難掩它在兩大平台上的銷售數據下滑趨勢。

在線上收入不斷下降的同時,三隻松鼠的銷售費用卻在逐年遞增。其中,平台服務及推廣費一直居高不下,從2018年的4億元一路增長到2021年的13億元,佔比也從27%擴大至64%。一時之間,「三隻松鼠就是在為平台打工」的言論在市場上流傳。

章燎原將公司的突破口瞄準了線下渠道擴張以及產品的多元化。2019年天貓年貨節期間,章燎原公開宣布,三隻松鼠將在一年內開出1000家線下門店,預計到2022年完成「線下萬店」計劃。

同時從2020年起,三隻松鼠已接連推出小鹿藍藍、鐵功基、養了個毛孩、喜小雀等子品牌,分別切入嬰童食品、方便速食、寵物食品、定製喜禮等細分領域市場。「章總有信心公司可以再造一個百億品牌,我們投資人自然就會有更多信心。」劉明向《 財經 天下》周刊表示。

對於凈利潤的增長,三隻松鼠表示,公司在戰略轉型期以「利潤產出」為導向,尤其是去年上半年,通過全渠道成本管控和供應鏈效率提升,帶來了利潤的增長。

但即使三隻松鼠賺的錢變多了,營收的持續下滑也仍然讓投資者們難以接受。

事實上,早在三隻松鼠公布2021年財報之前,良品鋪子已經提前一個月給市場敲響了警鍾。3月22日,良品鋪子公布2021年年報,公司於第四季度迎來上市首虧。但區別於三隻松鼠的「電商基因」,良品鋪子是起家於實體線下零售。「線下商業因為疫情的原因,虧損是情有可原的。三隻松鼠主打線上渠道,還能虧成這樣,是我沒有想到的。」劉明說。

同時,三隻松鼠對外表示,砍掉了除小鹿藍藍之外的三個子品牌。三隻松鼠雖然已經從電商渠道開始向全渠道轉型,但仍然「困於電商」。

一位業內人士對《 財經 天下》周刊表示,休閑零食行業在2019年迎來發展巔峰,除了三隻松鼠外,良品鋪子、甘源食品、華文食品等企業相繼上市。不過,從那時起,行業就開始顯露衰退趨勢。盡管在2020年上半年,市場上出現階段性的「報復性消費」,但加入該領域的玩家也越來越多,包括傳統零售品牌巨頭如洽洽瓜子、桃李麵包都紛紛入局,以及業內存在大量的工廠自有品牌等。「每一個細分品類上幾乎都有數以千計的商家在競爭,行業同質化嚴重。未來3-5年內整個行業如果無法做到產品創新、升級以及迭代,整個行業很可能持續衰退。」

萬店擴張,戛然而止

原本在線下發力狂奔的三隻松鼠,開始關店了。2021年全年,三隻松鼠「投食店」及松鼠聯盟店閉店總數分別為43家和288家,SKU縮減至200個左右。

三隻松鼠的線下渠道中,投食店為直營模式,店面主要選址在一線城市的核心商圈,平均店鋪面積200平方米,店鋪形象融合三隻松鼠IP設計,主打品牌體驗。松鼠聯盟小店則為線下加盟店,於2018年7月正式對外發布,平均店鋪面積只有50-80平方米。

截至2021年末,三隻松鼠共擁有投食店140家,實現總營收8億元,平均每家店年營收在570萬元左右;松鼠聯盟小店合計925家,三隻松鼠未披露門店總營收數額,但《 財經 天下》周刊注意到,三隻松鼠2019-2021年收入排名前十的門店皆為直營門店。同時,也有不少線下的加盟商們對外「訴苦」。

「線下開店不同於線上,肯定需要更多的品類滿足消費者一站式消費需求,同時也有助於公司通過產品線延伸提升客單價。」前述業內人士分析稱。

三隻松鼠也相應地進行了品類的擴張。「公司的SKU從2017年的200個左右一路增長,最高時總計達到近800個。」一位三隻松鼠員工向《 財經 天下》周刊透露。

但是,據某線下門店加盟商透露,「三隻松鼠沒能對線下多品類SKU輔以精細的運營和管理,最終導致線下門店經營壓力大,尤其是加盟商。」

「加盟門店裡的產品價格普遍比直營高,除非有大客戶或企業團購類業務,否則它們很難生存。」前述三隻松鼠員工認為。


(圖/視覺中國)


一位加盟商吐槽說,他在加盟三隻松鼠一年後不得不選擇了閉店。「除去疫情的影響,線上、線下產品價格體系不健全,對加盟商而言打擊非常大。」

據其表示,因為三隻松鼠起家於線上,「10個進店的年輕消費者中,起碼有一半的人會選擇打開線上平台進行比價。」此外,由於電商平台上經常有一些「滿減券」「百億補貼」之類的營銷活動,「可能算下來有些並不比門店便宜,但消費者依然會被吸引。甚至有些單品在電商平台上滿減後,賣得比我們的進貨價還要便宜。」盈利困難,再加上高昂的門店租金和人工管理成本,最終該加盟商只能虧損關店。

同時,過度擴張的產品品類,也削弱了三隻松鼠原本作為「堅果第一品牌」的屬性。堅果對三隻松鼠來說有多重要?過去,很多消費者一提到堅果品牌,就會想到三隻松鼠。而多年來,堅果一直是三隻松鼠毛利率和營收佔比最高的大品類,其最高時甚至給其貢獻了年度總營收的70%。

但在2021年,三隻松鼠的堅果品類營收僅同比微漲了4.3%,為50億元左右。相較疫情前的2019年而言,減少了4億元。報告期內,三隻松鼠主要擴展的產品品類如烘焙、肉製品、果乾的營收分別較2019年下滑了0.2%、15%和29%。

「現在誰還會認為『堅果=三隻松鼠』呢?」當被問及對三隻松鼠的品牌印象時,一位消費者反問。

三隻松鼠也意識到品牌力下滑的危機,以及過去線下門店粗放型擴張的問題。

2021年,三隻松鼠表示,要回歸建立三隻松鼠「以堅果為核心」的消費者心智認知,僅下半年就為此投入了超億元的品牌廣告費用,甚至影響了公司的短期利潤表現。同時,其宣布全面暫停門店擴張,並且大力度關停不符合長期定位、業績不佳的門店,聚焦優質門店的高質量發展。

這也意味著,章燎原原本的充滿雄心壯志的「萬店」目標,戛然而止。

網紅松鼠,嗑得動五環外嗎?

「網紅」三隻松鼠,開始回歸傳統銷售渠道了。

「未來,公司將加速線下分銷市場布局,快速推動全國縣級市以上和中下線市場覆蓋,推進KA渠道、傳統渠道、特通渠道、流通批市的經銷商組合開發。」章燎原在2021年度業績交流會上表示。

2021年10月,三隻松鼠罕見地在天津秋糖會上亮相,正式發布了自己的新分銷戰略,全力進軍線下主流渠道。秋糖會上,章燎原提出了分銷要做到「3年50億、5年100億」的目標。有業內人士透露,據說,當時曾有分銷商私下找到章燎原說:「從來沒見過一家公司做到了百億元規模,但線下分銷還沒有開始做。」

三隻松鼠看起來是下了決心。之後兩個月時間內,三隻松鼠定向開發了33款分銷專供產品,與近300家經銷商夥伴建立了合作,並入駐了永輝、沃爾瑪、大潤發等知名連鎖商超,覆蓋了全國近300個地級市。

根據三隻松鼠2021年財報,在報告期內,包括零售通、美團優選等平台分銷,以及線下團購業務在內的新分銷業務,整體實現營收16億元,同比增長38%。並且,新分銷業務毛利率達到24.4%,比2020年度公司的線下零售渠道毛利率還高1.5個百分點。

在零食品牌中,良品鋪子主打高端化布局,但原本瞄準線上年輕消費群體的三隻松鼠,開始通過傳統分銷渠道,想要轉身打造自己「國民零食」的定位了。

然而,三隻松鼠真能成功打入「五環外」嗎?

想要做打造「國民品牌」,性價比是少不了。然而,三隻松鼠在近年來卻已經「偷偷漲價」了。不少消費者向《 財經 天下》周刊表示,已經「吃不起三隻松鼠了」,而社交平台上關於「三隻松鼠漲價」討論也不在少數。

面對外界對「漲價」的討論,過去靠代工起家的三隻松鼠,依舊沒有選擇自建工廠,而是表示,要通過建立「聯盟工廠」的模式進一步降低成本,即投資工廠的一條或多條生產線,切入上游供應鏈。「這樣三隻松鼠既不用蓋廠房,又能生產自己的東西,工廠則主要收取加工費和管理費的模式。」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聯盟工廠依舊屬於輕資產模式,而國內堅果市場高度依賴進口,「成本很難進一步壓縮。」

在朱丹蓬看來,未來切入「下沉市場」的三隻松鼠,即便真的想打價格戰,相比於競爭對手而言基本沒有多少優勢。

成立於2001年的洽洽食品,以洽洽瓜子品牌聞名,已經深耕了線下經銷商及KA賣場等渠道20多年。在2015年,洽洽食品推出山核桃和焦糖味兩種新口味瓜子,並在2017年推出黃袋的「每日堅果」,正式入局堅果市場。之後,洽洽的「每日堅果」持續迭代升級,發展出了小藍袋的「益生菌每日堅果」,以及每日堅果燕麥片等。

近五年來,洽洽食品堅果品類都保持了持續增長。在三隻松鼠堅果品類收入難獲新的突破時,洽洽食品的堅果品類營收在2021年錄得44%的增長,營收規模達到14億元。

同樣入局堅果市場的品牌,還包括鹽津鋪子、好想你、來伊份、良品鋪子等,但它們都已同樣深耕線下多年。

並且,在廣大的「五環外」市場,章燎原自己也公開承認過,在線下的500億元市場規模中,散裝堅果目前佔了一半。

「所以,三隻松鼠要如何與廣大散貨市場拼價格?」一位在四線城市經營了多年線下賣場的業內人士告訴《 財經 天下》周刊,相比一線城市,「五環外」的消費者們普遍缺乏品牌意識,「說白了,大家的產品都是進口的,東西都差不多,價格自然是消費選擇時的第一標尺。」

2022年,三隻松鼠已邁過其發展的第一個十年。章燎原親切地稱,三隻松鼠已到「壯年」。但如今,三隻松鼠也到了不得不擁抱變化的時候。

三隻松鼠的戰略轉型,幾乎是將原來「網紅電商品牌」路線推倒重來。公司表示,「階段性業績承壓是『轉折型』戰略的陣痛」。但是,經歷過痛楚後,三隻松鼠是否能邁過「坎兒」,真正走向長期高質量發展之路,還有待時間的驗證。

Ⅶ 三隻松鼠:很拼,卻賺不到錢


作者 / 苗正卿

來源 / 盒飯 財經 (ID:daxiongfan)


很拼的三隻松鼠,卻交出了上市以來的最差成績單。8月20日三隻松鼠半年報顯示,公司凈利潤同比下降29.51%,主營業務營業成本同比上升69.73%,在實現52億元營收的同時,這家互聯網零食公司的凈利潤僅為1.8億元。

在蕪湖市當地,三隻松鼠是最拼的企業之一: 2017年之後,三隻松鼠總部大樓的燈從未在晚上22:00點前熄滅過。

「沒有人敢在18:00下班時准時離開。」

一位內部員工小心地告訴《盒飯 財經 》,在2017年三隻松鼠CEO、老爹章燎原一次盛怒後,「小松鼠」們很快學會了新的生存技能: 真加班或佯裝加班,直到下班。

在三隻松鼠內部,所有員工統稱為「小松鼠」,老大章燎原被尊為「松鼠老爹」,這是一個老爹「統治」下的松鼠帝國: 老爹不僅是一個尊稱,更是「看上去」的唯一法則。

章燎原的個人神話,基於2012年開始的三隻松鼠奇跡 。這家崛起於蕪湖居民樓的互聯網食品公司,連續7年雙十一電商平台銷量第一。2019年7月12日,三隻松鼠成功上市,成為電商零食第一股。

早期跟隨章燎原的老松鼠們,成為了公司內「造神運動」的主力。 他們會為新人講述老爹的不凡之處:放棄百萬年薪創業、並非為了賺錢而是為了給年輕人創造機會而創業、剃光頭後的當天帶隊親手砸店、從中專生到安徽首富……

但這批老松鼠對老爹真的了解么?或許歲月導致他們出現了記憶錯誤?比如章燎原並非中專生而是中技學歷,砸店之前已經剃了光頭。

不過這無礙於章燎原的神化。 幾乎所有的小松鼠都能講出老爹創業的故事,剛入職的小松鼠必須學習「老爹精神」,這是三隻松鼠內部總結出的一些章燎原的「哲學」,其中不乏阿里的影子。

「每個小松鼠都知道,老爹崇拜馬雲。」在三隻松鼠內部,員工的花名以「鼠+昵稱」構成。和阿里很像, 三隻松鼠也採用了司令+政委模式 。一個在三隻松鼠內部被視為「必考科目」的故事是:2009年,33歲的松鼠老爹章燎原親身前往杭州,參加了阿里巴巴10周年慶典,馬雲的演講讓松鼠老爹醍醐灌頂,心生大志。

「但現在的三隻松鼠一點也不像阿里。」曾供職三隻松鼠並已離職的「鼠小寶(化名)」表示, 「老爹的意志並沒有貫徹到基層。」

一位老松鼠回憶起一件故實:在2019年父親節當天,三隻松鼠員工曾在釘釘群里刷屏「昵稱+祝松鼠老爹父親節快樂」。而發起這次運動的,正是三隻松鼠內部的「政委」部門。「你覺得阿里的政委會做這樣的事情么?」

「鼠丞相」是三隻松鼠內部員工們的一種戲稱,常用於描繪三隻松鼠內奉行「形式主義」的中高層。 自從2017年章燎原發現公司18:00前後無人在工位後,一場加班運動便成為了「鼠丞相」們的新方針。

「外界並不知道,三隻松鼠的一些部門會故意把會安排在晚上18:00之後。」而一位不願具名的員工透露,松鼠老爹章燎原正在喪失對公司基層的了解。 「有許多東西,並非章總的意思,但是下面在執行時變了味道。」

比如在疫情期間,三隻松鼠的產品部門組建了「火山突擊隊」,通過在線辦公保持工作狀態。而連章燎原都不知道的是,這些員工的家屬被相關部門的「政委」拉入到了若干個微信群中。每天這些家屬要負責將員工在線辦公的照片發到群里打卡。

「在上市前,老爹總能和一線員工直接對話。在更早期的時候,每一個員工都可以隨時找到章總說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但今天的松鼠老爹正在遠離小松鼠 。」自從搬入蕪湖市戈江區的三隻松鼠大樓,章燎原逐漸熱衷於閉關。

辦公室是章燎原的第一個閉關寶地。有時他會盯著辦公室的那副書法沉思:「長纓在手,笑對蒼黃,草莽已為王。」

章燎原的辦公室里還有一整排貨架。 所有三隻松鼠上線的新產品,都會在第一時間送到這里。有時這位松鼠老爹會將自己關在辦公室中,手中拿著一包零食,發呆。

沉思時他的手機會調成靜音模式。熟悉章燎原的下屬很少會在此時突兀地去打擾他,「老爹在思索大事。」

當章燎原思有所得後,他會站起身然後快步走出辦公室。此時他眼睛發亮,任何員工看到他都容易被感染,有一種必勝的預感。「這意味著老爹琢磨出新的兵法了。」一位老松鼠回憶稱。

家是章燎原的第二個「閉關」寶地。 章燎原煙癮極大,在沉思之時他甚至可以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以煙下茶,以茶下酒。「重煙、紅酒、濃茶」這是章燎原的閉關三寶。他飯量很小,也並非零食重度愛好者。就算是員工推薦的最火零食,他也只是簡嘗幾口。

在2019年上市後,章燎原曾多次閉關沉思。他已經發現了三隻松鼠遇到的三大瓶頸: 電商平台帶來的成本壓力、線下布局遲滯、產品多元化進程緩慢。 一位熟悉三隻松鼠高層的人士介紹,章燎原在私下閑聊時,「曾不甘於眼下和電商平台的合作態勢。」

「三隻松鼠完全被京東和天貓綁死了。」一位食品行業的證券分析師向《盒飯 財經 》表示,京東和天貓是三隻松鼠最大的銷售「渠道」。兩家合在一起的銷量,佔三隻松鼠總銷量的80%以上。

但這絕非免費的午餐。 基於電商,三隻松鼠不僅要支付平台服務費,還要承擔部分物流成本。隨著電商流量成本、平台服務費和物流成本上升,三隻松鼠的成本壓力陡增。

在2019年上半年三隻松鼠電商平台服務費占銷售費用比已達18.9%,成為了三隻松鼠最大的成本項之一。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這一比例已經上升到了39.8%。

高額的平台服務費直接蠶食了三隻松鼠的利潤。 對零食類企業而言,銷售凈利率是重要的財務指標。喜詩糖果公司是巴菲特持有超過40年的企業,而當年吸引股神的原因之一,正是喜詩糖果可以達到6.63%的銷售凈利率(1972年)。

通過研究喜詩糖果公司,巴菲特發現控制費用是零食類企業獲得高銷售凈利率的關鍵。但從2017年開始,三隻松鼠的銷售凈利潤持續下滑:5.44%(2017)、4.34%(2018)、2.35%(2019)。

為了扭轉這一局面,閉關後的章燎原想出兩個解決方案: 擴大線下實體店數量,以及自建物流。 2020年4月,注冊資本5000萬元的安徽倉鼠物流有限公司成立。

但這種自建物流模式並不被看好。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盒飯 財經 》表示,這屬於「丟了西瓜撿了芝麻」。在朱丹蓬看來,「雖然三隻松鼠有100億元的量,但是對平台而言這樣的量不算什麼。」

而在擴大線下方面,松鼠老爹也發現自己「發力晚了」。 目前,三隻松鼠最大的競爭對手良品鋪子擁有的線下門店已經超過了2100家,而來伊份在2018年的門店數量已經達到2500家。

但是截至2020年上半年,三隻松鼠擁有的線下門店共計617家,其中三隻松鼠直營的「投食店」僅有139家,餘下的均是加盟模式的聯盟小店。

AC尼爾森的研究顯示:隨著電商紅利逐漸消失,中國的零食市場的機會已經從線上到線下轉移。物流和供應鏈體系的升級,已經可以讓門店的食品價格和線上店相同,而門店所提供的體驗感、文化附加值、多元化服務又是線上店無法比擬的。

「渠道為王,在零食行業這句話才是真理。」 一位在零食行業從業超過20年的人士表示,對於現在的零食門店而言, 娛樂 價值是真正的機會。「生活館模式、體驗館模式才是這些門店的機遇,而門店本身又是線上物流的重要組成部分。」

章燎原並非不知道線下門店的價值。 在2019年和2020年接受公開采訪時,他已經提出了萬家門店的計劃。2020年上半年,三隻松鼠新開投食店38家,增長率37.6%;新增聯盟小店209家,增長率77.6%。

但煩惱接踵而來,由於尚未形成規模化效應,以及供應鏈體系尚處進化中,三隻松鼠目前所有線下門店所實現的銷售收入僅占總營收8.89%。

其實早在2016年章燎原就開始嘗試線下門店模式,但和2012年風風火火的創業不同,面臨線下轉型的三隻松鼠,已經有了臃腫肥胖的身軀,最終導致轉型緩慢。

松鼠老爹幾乎得到了所有小松鼠的愛戴,包括已經離開的松鼠。

「老爹不會看不起學歷低的人,哪怕最平凡的員工,都能聽到老爹的鼓勵。」一位已經離職的小松鼠認為章燎原充滿魅力。這是一種甚至可以稱之為魔力的能量,尤其對那些18歲~22歲的年輕人有效——而這正是三隻松鼠廣大基層員工的普遍年齡。

「2012年的章燎原能讓人為之死戰。」 一位已經離開三隻松鼠的老松鼠認為章燎原變了。2012年時,36歲的章燎原更接地氣。他會和創始團隊成員在同一個飯桌吃飯,他會當著18歲小孩的面喝大酒、侃大山,然後以一股非凡的英雄氣,在每個人心裡埋下創業必成的種子。

此時的松鼠老爹甚至帶隊廝殺。 在2012年三隻松鼠的第一個雙十一大戰時,章燎原跟著團隊一起盤點庫存、寫快遞單、當客服、搬貨。

此時三隻松鼠公司內,沒有日後那麼多「紅色的寫滿口號的標語」,「章燎原以身示範,就是最好的標語。」

有人對2014年12月三隻松鼠大樓落成儀式上的鞭炮聲記憶猶新。「那似乎告訴所有人, 一個時代結束了,似乎搬入這里後,一些味道就逐漸變了。 」一位在2016年最終選擇離開的老松鼠很懷念2014年以前的三隻松鼠,但是他依然堅定地表示,自己恨的不是松鼠老爹,而是另有其人。

總部大樓建好後,章燎原並不經常在總部大樓停留。他頻繁地見各路投資人、媒體。從2014年3月到2015年9月之間,三隻松鼠完成了三輪新融資,估值達到40億元。隨著松鼠老爹日漸忙碌,新的員工不會再像創業早期的老松鼠那樣曾和老爹「一起搬過快遞箱」。

隨之而來的是組織運行模式的變化。 松鼠老爹開始放權,他主抓公司的營銷、品牌、核心價值觀。而對於「認為自己並不擅長的」供應鏈管理等環節,章燎原選擇相信他人。

「這是三隻松鼠日後一切問題的病根。」一位不願具名的已離職老松鼠表示,在2015~2017年之際, 三隻松鼠公司內部的「廉潔」部門開始逐漸變得重要

一個三隻松鼠曾公布的事情頗具代表性:某位2013年便入職的老松鼠在2017年被開除,原因是拿了4.5萬元公司廠房的裝修回扣。而在2017年2月12日,章燎原曾帶隊親手砸了一家三隻松鼠門店。「門店的裝修呈現極差,完全出乎老爹預料,如果不是有人通風報信,老爹會被蒙在鼓裡。」

在此之前,章燎原曾在公司內多次表示要統一門店的裝修風格,而且要讓三隻松鼠門店保持高品質。這家被松鼠老爹親手砸掉的門店其實是三隻松鼠所開的第三家線下投食店。

「2016年公司上下都知道老爹對於門店的期待和重視,但剛剛開到第三家店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這只是冰山一角。行業分析師宋琦(化名)曾走訪過多個零食品牌的代工廠。據他介紹,圍繞電商零食品牌而存活的代工廠,往往存在「投桃報李」的行為。「這不是一兩個品牌的個例,而是普遍情況。 電商類品牌的訂貨量往往是一家小廠大半年甚至一年的量,這些廠子都想爭取這樣的機會。

「老爹的眼光和能力極高,但是他精力有限,如果產品研發、門店、多元化業務由無數個章燎原分身來完成,三隻松鼠早已不是現在的格局。可惜我們只有一個松鼠老爹。」鼠小妮在疫情前離職,她曾參與到產品研發過程。

一個有趣的故事讓她記憶猶新。在章燎原開始用力狠抓產品研發時,團隊拿來了一款「堅果+南瓜子」組成的新品,加入南瓜子的緣由是因為其「 健康 價值」。當時團隊成員對此創意頗為自豪,認為主打了 養生 的賣點。但這款產品最終被松鼠老爹「斃」掉。其給出的理由是「南瓜子會讓消費者感到產品廉價。」

但章燎原無法投身於三隻松鼠的每個環節,隨著業務擴大,章燎原甚至無法清晰地了解三隻松鼠的「基層動態」。 當他決定發力線下和多元化時,此時的三隻松鼠已非2012年的健壯身姿了:過高的溝通成本、分權模式下的理念不統一、復雜的供應鏈體系導致無法輕易變化……

多種原因成為了三隻松鼠轉型的瓶頸。甚至也沒有人覺得該轉變,所有小松鼠都沉浸在「互聯網銷量之王」的光環下。 「那是一個勝仗接著一個勝仗的時代。」 一位老松鼠說。

隱患其實已出現。以溝通成本為例,松鼠老爹和基層松鼠之間的交集逐漸變少。三隻松鼠基層員工和章燎原直接對話的機會並不多,老爹信箱是其中之一。

章燎原曾在員工大會上說過,員工可以把自己的建議和想法無所顧忌地以郵件形式發到老爹信箱。但2019年的一封信件,改變了這種默契:一封建議改周末單休為雙休的建議信被扣上了「違背核心價值觀」的帽子。而此事件後,許多原本想給老爹寫信的松鼠都持觀望狀態。

章燎原並非不想改變 ,比如在2018年的閉關思考後,他調整了三隻松鼠的核心價值觀。核心價值觀是三隻松鼠內部的重要「哲學」。每到一段周期,三隻松鼠內部都會更新核心價值觀。最新的版本是2018年章燎原想出,並在2019年開始執行的「新價值觀」。

最大的變化,是引入了361績效模式:一年內30%的人晉升,60%的人可以加工資但不晉升,10%的人淘汰。章燎原甚至進行了創業以來最大的一次權力分割,三隻松鼠的業務單元從2018年的11個細化為了20多個。而每一個業務部門的總負責人直接向松鼠老爹匯報。

「要分權,我們把業務單元切分得更小,以前在一個能力有限的人身上裝了太多的職責。」在2018年接受采訪時章燎原說。改革後的三隻松鼠會變得更加扁平化,不會再有一個人兼任多個部門的情況,章燎原試圖通過這樣的變化加強對公司的領導力 。「重造一個執行力強、高效的三隻松鼠。」

其實松鼠老爹的這種轉變,離不開大環境的變化,隨著電商平台成本上升,線下門店已經成為了三隻松鼠不可或缺的新市場。而除了堅果, 三隻松鼠也謀求更多元化的發展道路。

但良品鋪子、百草味、來伊份等競爭對手的迅速崛起讓三隻松鼠壓力很大。在2017年,百草味和良品鋪子的線上銷量總和已經與三隻松鼠相當,而在2015年以前這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面對壓力,章燎原動了一個念頭:他渴望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擴張,畢其功於一役。

松鼠老爹章燎原對大清巨賈胡雪岩並不陌生。

在安徽績溪,二人出生地比鄰。在2019年7月12日三隻松鼠上市後,章燎原坐上了安徽首富寶座,這把交椅正是160年前老鄉胡雪岩坐過的。

二人都畢業於「 社會 大學」,章燎原19歲中專畢業便轉戰街頭開摩的、倒賣VCD,胡雪岩13歲離開家鄉開始在金華火腿商行、雜糧行謀生。

章和胡均是孟子擁躉。 章燎原將《孟子》名言「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視為座右銘,胡雪岩則將《孟子》中「是乃仁術」一語製成匾額掛在胡慶余堂門樓之上。

這兩位績溪人也都充滿賭性,並奉行規模擴張主義。 在2020~2025的5年之間,章燎原計劃增加750家三隻松鼠投食店、9000家松鼠小店;而在胡雪岩最著名的一次豪賭中,他在16個月的時間里,以超過570萬兩白銀囤積了超過11000包生絲,迅速占據生絲市場17.5%的份額……

除了門店擴張,三隻松鼠還給自己規劃了更大的版圖 ,涵蓋醬腌菜、嬰童食品、寵物食品以及禮品的新三隻松鼠帝國。2020年4月2日,三隻松鼠一口氣成立了四家全資子公司。 但這種多元化打法正在被業內質疑。

「許多企業都在貪圖多元化,但是企業並沒有多元化能力,我對三隻松鼠多元化並不看好。」朱丹蓬說。

專門研究寵物用品產業的分析人士Yuri認為三隻松鼠進軍寵物用品市場並非良策。「寵物用品看似門檻低,但這只是低價產品的競爭層面,在這個層面的市場已經有太多品牌在競爭, 三隻松鼠很難在這片紅海搏出機會。

而在高端市場,三隻松鼠的貼牌+代工模式並非主流。隨著市場上消費者對品質要求的提高,「那些有著多年研發實力的寵物用品公司已經形成了品牌效應。」

但松鼠老爹對於多元化頗有信心 。一位小松鼠透露,在內部的會議上,章燎原對寵物市場非常看好,甚至認為寵物市場和三隻松鼠的門店業務可以有機對接。

「醬菜、嬰幼兒食用品、寵物用品、禮品其實都是門店戰略的一部分。」對三隻松鼠跟蹤觀察多年的分析師劉賓(化名)在疫情後專門走訪了良品鋪子、來伊份以及三隻松鼠的門店。

「單獨憑借零食,不可能支撐門店的利潤。多元化、場景化才是零食門店發展的根本邏輯。章燎原的思路其實已經非常清晰了, 他希望用線下擴張的戰略激活三隻松鼠。

在業內看來,三隻松鼠的線下擴張邏輯可能會基於場景化服務 :人們被文化 娛樂 類項目吸引到店中,在更長的駐店時間里,增加了購買零食、用品的幾率。而嬰幼兒、寵物等行業,本身可以增加三隻松鼠的文化內涵,甚至基於此提供更多的場景服務。「但這樣的項目需要前期投入更多的力量。」

留給松鼠老爹章燎原的時間並不會很多。 隨著電商平台成本進一步增加,如果沒有更大的業務增量,三隻松鼠的利潤終有一天被蠶食殆盡。而在線下門店布局上,先發優勢下的良品鋪子和來伊份占據了許多城市內的有利位置。

但最讓松鼠老爹憂心的其實是擴張代價 :在2020年上半年擴張門店的過程中,公司管理費用增加56.05%,而財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三隻松鼠的應付賬款依然超過6億元。

隨著擴張推進,三隻松鼠也在擴大招聘,職工薪酬從3874萬元躍升到財報期內的6166萬元。眼下,擺在松鼠老爹章燎原面前的問題是: 如何讓三隻松鼠安全地找到另一個春天?

在2019年12月,三隻松鼠的持股機構多達64家,而時至今日僅剩8家。而股東NICE GROWTH LIMITED、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均在今年7月進行減持……

這一次,松鼠老爹在閉關後,會醞釀出怎樣的松鼠兵法呢?

Ⅷ 三隻松鼠股票為什麼沒有跌倒2塊錢為什麼三十多還要買

沒有跌到2塊,說明至少市場目前對這只股票的估值,肯定是高於2塊的,或者說是遠高於2塊的。未來會不會跌到2塊不好說,三隻松鼠這只股票目前來看還可以,未必會跌到2塊,但不排除任何情況的發生。
為什麼在30多還買不太清楚,但是從周線和月線來看,目前股價的下行趨勢暫時還是回調,還沒有完全轉為下跌趨勢,而這個支撐點剛好就在30多附近。如果從支撐的角度考慮,在這個位置買入也沒有太多問題,有可能支撐有效,價格就往上漲,那麼在這個價位買入就是對的。只是如果支撐沒起作用,最後跌穿了支撐變成了下跌趨勢,那麼在這個點買入就是一次不成功的買入,要考慮減倉或者止損。
沒有肯定的對或錯,關鍵還是要根據行情的變動,做出恰當的應對。

Ⅸ 三隻松鼠的股票代碼

三隻松鼠的股票代碼為300783。

2019年7月10日,三隻松鼠發布公告稱,將發行普譽檔通股慶差亂股票,於7月12日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

2019年7月12日三隻松鼠成功上市,被譽為「國民零食第一股」。

2019年7月12日,三隻松鼠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三隻松鼠」)終於在深交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慶弊為「三隻松鼠」,股票代碼為「300783」,被媒體譽為「國民零食第一股」。

(9)三隻松鼠內部員工股票擴展閱讀:

2012年三隻松鼠成立,其累計完成總額達750萬美元的兩輪融資,具體為:2012年3月獲得IDG資本150萬美元A輪投資,2013年5月獲得今日資本600萬美元B輪投資。

2014年,安徽三隻松鼠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再次獲得今日資本、IDG資本兩家境外基金第三輪1627萬美元(摺合1.2億人民幣)天使投資,用於三隻松鼠智能一體化食品園項目建設。

2015年9月16日,三隻松鼠創始人章燎原在安徽蕪湖宣布,三隻松鼠已獲得第四輪融資,總金額達3億元人民幣,三隻松鼠估值40億元。

Ⅹ 三隻松鼠股票代碼

三隻松鼠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公司總部在蕪湖,位於安徽省。

2012年2月16日,三隻松纖悉鼠5名創業初始團隊在安徽蕪湖創建三隻松鼠品牌碧敬。

2012年3月10日,獲得IDG資本150萬美元的天毀慧乎使投資。

2019年7月12日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股票代碼為300783。

閱讀全文

與三隻松鼠內部員工股票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300332股票走勢圖 瀏覽:53
穩健醫療上市股票值得買嗎 瀏覽:672
000576股票走勢 瀏覽:651
投資股票資金怎麼分配 瀏覽:470
投資某股票的必要收益率 瀏覽:279
2018北上資金進入股票 瀏覽:329
五糧液股票未來行情走勢 瀏覽:839
中國電影院線股票 瀏覽:442
工行及中行哪支股票適合長期持有 瀏覽:473
怎樣查股票歷史k線 瀏覽:61
最賺錢的股票基金 瀏覽:361
股票k線圖設置幾日均線 瀏覽:416
股票軟體圖線 瀏覽:138
股票002178延華智能 瀏覽:416
股票開戶和app的選擇 瀏覽:959
中國軟體股票的交易過程 瀏覽:768
貸款股票資產折算比例 瀏覽:510
上市銀行股票能否質押貸款 瀏覽:403
株冶集團股票凈資產 瀏覽:449
聚朔科技股票 瀏覽:906